被遗忘的龙芯和中国CPU

发布时间:2022-10-04 06:05:05 来源:华体会免费下载 作者:华体会手机网址

  喊着“拳打微软,脚踢AMD”的愿望,龙芯在21世纪初的群情激昂中,被推上了“民族英雄”的位置。

  然而由于缺少产业生态的支持,又遭到“”风波的株连,在强大的“Wintel”联盟(微软+英特尔)面前,龙芯很快败下阵来。中国电脑芯片和操作系统一样,只能在襁褓中艰难成长。

  批评之声扑面而来,连带着“骗取国家科研经费”的质疑,龙芯踌躇不前。只能躲在镁光灯之外,寻找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  走过了20载风雨,随着龙芯从通用芯片转向行业芯片,经受住市场洗礼的龙芯中科公司即将在科创板再度亮相。

  中兴华为事件,让国人再次感受到“缺芯之痛”。但当前,全球芯片格局仍被欧美日韩把控,英特尔、AMD更加强大,微软、谷歌把持着操作系统,ARM和X86(英特尔)几乎垄断着芯片底层架构。

  2003年,留美博士陈进买来一批摩托罗拉芯片,他让民工用砂纸将芯片上的logo打磨掉,再重新印上汉芯的logo,“汉芯一号”便横空出世。

  据称,靠着偷天换日的骗术,陈进堂而皇之地骗取了国家11亿元的科研经费。2006年东窗事发后,陈进携巨款潜逃美国。然而至今,并未有任何相关责任人因案受到法律追究。

  无独有偶,2021年,武汉弘芯爆出“千亿骗局”,为实现所谓的宏伟计划,弘芯甚至招揽到了业界泰斗蒋尚义。

  然而这家号称投资1280亿元,进军14nm/7nm芯片制造的企业,竟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。而且,其创始团队竟以大专居多,最早的创始人竟然只有小学文凭。

  全民激愤、耻辱难当的背后,更多的是国人对芯片自主的急切渴求,以及芯片技术被卡脖子的不甘。2006年,遭受“”事件牵连的龙芯,远离了媒体和舆论的目光,开始潜心修行。

  如今全球芯片产业暗流涌动,中兴、华为事件痛彻心扉之余,让国人再度切身感受到“缺芯之痛”。一批批芯片企业开始奋力追赶,龙芯也在此时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。

  经过多年的发展,在国产CPU企业中,龙芯走在了前列。2021年,龙芯拿出了“自主芯片+自主指令+自主操作系统”三大杀手锏,分别对应新一代3A5000/3C5000L芯片、LoongArch 自主指令集、信息行业的Loongnix以及工控类的LoongOS操作系统。

  尤其是自主指令方面,龙芯摆脱了此前依靠MIPS授权的路径,在X86和ARM架构之外,研发出独立于欧美的自主LoongArch指令集。而反观国内CPU企业,多为ARM和X86授权。

  可以说,龙芯中科是目前中国CPU企业中自主程度最高的企业之一。因此也得到了军政及央企国企客户的青睐,发展势头也最好。

  首先面临的就是有关MIPS技术的专利诉讼。尽管由谷歌母公司董事会主席John Hennessy创办的MIPS,在和ARM、X86竞争中,已经成为历史。

  但由于MIPS授权较为便宜,且独立于英特尔和ARM,成为当年龙芯主要专利购买对象。不过,MIPS指令集授权争议十分复杂,MIPS公司后来被几经转卖。当前,芯联芯拿下了MIPS在国内的永久独家商业经营权,龙芯则是国内MIPS最主要的用户之一,双方因此产生了争议。

  目前,双方的专利诉讼仍在进行中,这也是证监会在注册阶段关注的焦点问题。要知道,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,龙芯中科销售收入中,基于MIPS技术的产品比例高达80%左右。一旦专利仲裁不利于龙芯,将对公司经营产生较大影响。

  龙芯最大的差距并不在于技术指标,而是未能与产业链对接、建立与之相匹配的生态系统。

  “中国芯片产业的问题在于软件、生态缺乏,不在技术和产品。”和“Wintel”联盟正面交锋20年,龙芯创始人胡伟武深有体会,没有软件、整机厂商的支持,单打独斗只能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。

  Wintel 联盟和AA体系打造的芯片生态,在全球四处攻城略地,无往不利。

  尤其是在制霸PC时代的Wintel联盟中,微软研发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,每隔一段时间就升级系统,迫使用户升级硬件,英特尔则适时升级硬件,让微软的系统和软件运行更流畅。双方默契配合,并竭尽所能地通过垄断攫取利润。

  英特尔仰仗强大的X86生态,在全球通用CPU市场瓜分了八成市场,AMD追赶势头明显,而其他厂商合计市场份额不超过1%。

  与国外芯片相比,龙芯最大的差距并不在于技术指标,而是未能与产业链对接、建立与之相匹配的生态系统。

  经测试,龙芯最新一代桌面CPU 3A5000,性能已经和AMD第一代锐龙、Intel 6代酷睿不相上下,性能方面和世界巨头保持着3年左右的差距。

  但更严峻的是生态体系的缺失,龙芯此前使用MIPS指令集,只能安装linux系统,无法安装windows,很难打开C端消费市场。2021年,龙芯使用自主LoongArch指令集,linux系统也要重新进行调整,很多linux软件无法直接安装,需要再度优化和适配。

  目前,龙芯中科正努力进行各种流量软件的适配工作,比如近期就完成了微信PC版的适配。但总体而言,和强大的Wintel联盟相比,融合龙芯CPU的软件仍然十分贫乏。

  即使性能上实现追赶,但在生态不够完善,巨头们已经扎好篱笆的情况下,扭转消费者的选择,是十分困难的。在京东平台上,和动辄几十万销量的笔记本品牌相比,龙芯产品的销量和评论都是寥寥无几。

  B端市场也不容乐观,全球服务器芯片基本市场被英特尔垄断,其市占率高达91%,AMD则为8%。对通用处理器的过度依赖已经成为中国信息产业发展的一大软肋。
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CPU是硬件和软件的结合,苹果就是基于其强大的生态体系,俘获了庞大的拥趸,转而自研芯片。CUP生态更是产业上下游交互的产物,生态壁垒一旦建立便是长期且稳定牢固的。

  “缺芯少魂”,让中国CPU芯片产业踟蹰不前。胡伟武就直言,如果中国没有自主生态体系,相当于没有核心竞争力,将永远是在别人主导的体系里打工。

  近十年来,龙芯矢志不渝地推进产业联盟。2011年,龙芯与曙光合作,推出了基于龙芯处理器的“龙腾服务器”,随后和锐捷网络、东软集团、浪潮、同方等企业,联合开发龙芯网络交换机、防火墙、高性能服务器、安全计算机、工控类等产品。

  1月13日,龙芯中科召开首届LoongArch生态创新大会,并与航天科工七〇六所、中国电子旗下麒麟软件、联想、同方、 统信软件、阿里龙蜥操作系统等多家合作伙伴,发布了基于LoongArch自主指令集的产品或解决方案。

  “龙芯一定要自己做生态,扮演的角色应该是英特尔、谷歌的角色。”胡伟武指出,争取到2035年,龙芯要与其他两个架构实现三足鼎立,形成属于中国自己的生态体系。

  通过产业生态协同,在C端不畅的情况下,金融、通信、教育、交通、教育、军工等领域的信息化,已成为龙芯最主要的业绩贡献来源。

  2013年,“棱镜门”事件爆发后,信息安全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。中兴和华为遭受美国封杀,让芯片和操作系统等核心软硬件的自主可控呼声再次高涨。

  作为国产CPU领头羊,龙芯迎来了信息安全的东风。2018年至2020年,公司信息化芯片销量分别为8.22万颗、48.19万颗、158.71万颗,呈现大幅增长态势。目前,龙芯中科芯出货量达到百万片级别,胡伟武预计2022年龙芯将会稳定在几百万片。

  根据招股书数据,龙芯中科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7.75亿元,同比增长约13%;归母净利润1.19亿元,同比增长886.62%。

  近四年来,公司收入结构逐步从工控类为主转向信息化为主,但为打开桌面、服务器等商用领域,不惜以价换量。2018年至2020年,销售均价分别为608.61元/颗、526.90元/颗、498.20元/颗,降幅明显。

  当前公司主要依赖B端大客户,2018年-2021年上半年,公司前五大客户收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75.19%、67.92%、70.24%、71.19%,军政及企事业单位依旧是中科龙芯主要发力点。

  从对标英特尔、AMD的大干快上,到一度沉寂,再到中国芯片企业的群体式追赶,龙芯中科是我国芯片产业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。

  不得不承认的是,芯片产业尤其特有的发展规律。PC时代,做芯片的英特尔比做整机赚钱,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手机芯片不如做整机(苹果)赚钱。依靠极致的产品体验和独特的生态系统,苹果成为全球科技典范,亦登顶为全球市值最大及最赚钱的企业。

  其背后的商业逻辑是,谁能占据产业制高点,谁就能引领产业潮流,进而攫取巨额利润。

  和英特尔、AMD相比,国产CPU企业仍然十分弱小。英特尔、AMD营收分别是龙芯中科的401倍、83倍,利润是龙芯的764倍、122倍。

  龙芯和世界巨头的差距,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鸿沟,横亘在中国CPU企业面前。只有正视差距,找对突破口,才能在“活下来”的基础上实现“活得好”。妄图一夜间抹平差距的思维,都是镜中花水中月。

  前有“”事件,后有武汉弘芯“千亿骗局”,中国在造芯的艰难历程中,既有壮志未酬的不甘,也有许多波折,甚至是不愿再提及的耻辱。

  龙芯即将上市,是国产CPU 20年成长取得的结晶。在大国博弈的时局下,龙芯是对民族芯片的一次提振,但更多的应该是反思。

  走过20载市场化历练,龙芯才真正读懂了芯片行业的发展脉络。而如今,欲速则不达的商业规律和急速飞驰的中国速度,又迎来了历史性碰撞。

  稳扎稳打潜心修炼和中国速度的利益诱惑,如何取舍,就像一个没有最佳答案的命题,摆在了更多中国芯片企业的面前。

LX-43AC  ComExpress龙芯3A2000主板模块LX-43AC  ComExpress龙芯3A2000主板模块